开启普洱茶的时间胶囊

在西方有一种古老的习俗:在重大活动发生或重要建筑物奠基之前将一些代表这个时代人类知识和成就的物品,放入密封的容器中,埋入地下,留待若干年后开启,用来向未来的人发送某种信息。历史上的很多名人都埋藏过时间胶囊,比如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就在1938年应罗斯福总统的要求为1939年纽约世博会埋下时间胶囊。为此爱因斯坦还写下了一封信:《致后人书》,这个时间胶囊被规定必须在5000年后才能开启。乔布斯在1983年埋藏的时间胶囊在2013年9月被发掘,整整30年。

看到这些故事,总能让我想到普洱茶。普洱茶本就是时间的产物,当我们有幸能够品味到一款陈年普洱茶的时候,何尝不是在接收过去的人们发给我们的一份“慢递”。我们可以通过一片陈年普洱茶去了解生产茶叶那个时期的社会环境,了解与这片茶有关的人物故事,了解这片茶曾经的制作工艺,了解这片茶走过的时代洪流……

虽然普洱茶不曾被深埋在地下,但是当普洱茶从久远的时代走来,当那个时代的亲历者们,把他们所经历的与普洱有关的故事带到现在,当他们把普洱茶在那个时期的实物档案和文书、图片档案留存至今,又何尝不是在为未来的人埋下一个“时间胶囊”呢?本期,《普洱》杂志就和大家一起开启普洱茶从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间的一个“时间胶囊”。

早在2015年,本刊筹备《沱茶113年手记》专刊之时,就曾开启过销法沱的“时间胶囊”,不仅重新梳理了销法沱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出口法国并风靡欧洲的故事,更是发现了“艾米尔医学报告”——普洱茶的第一个医学实验报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当然,最大的收获,还是结识了原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总公司云南茶叶分公司历任特种茶部、沱茶部经理的昌金强先生。昌先生是个有心人,善于收藏、整理历史资料,仿佛为未来的人守护着普洱茶的“时间胶囊”。


那一年《销法沱的故事》一出刊就大受好评,昌金强先生也看到本刊作为“中国最美期刊”在传播普洱茶文化时的客观、冷静、正能量。他多次表示,自己收藏的历史资料,不应该再被封尘着了,作为亲历者他们也不能再沉默了。面对普洱茶市场尤其是老茶市场的种种乱象,“时间胶囊”里的每一件藏品都可以用来为市场正本清源。


于是,新的选题计划一直在酝酿着,从2017年的选题会开始筹备,2018年春节前后,双方经过几次深入交流,终于定下了以20世纪70~90年代之间,印级茶之后、中期茶之前的一段时间为线索,从市场上议论较多的一些茶号入手,讲述与那个年代有关的普洱茶档案故事,尽量还原历史的真相。从春天到秋天,本刊编辑部多次采访数位老茶人、亲历者,整理他们或完整、或零散的记忆,挖掘他们留存下来的实物、图片和文书档案背后的故事。从本期开始,我们以连续两期独家关注的篇幅逐步呈现。由于采访亲历者、梳理历史资料,再用青春化的叙事方式去讲述,这是一项非常繁琐、耗时的连续性工作,所以,在之后的杂志上我们还会陆续刊登,《普洱茶档案故事——印级茶之后:亲历者实录》会是一个延续性的选题。


本期独家关注,让我们一起首先开启销法沱、88青、8582紫天饼的“时间胶囊”,而紧接着的下一期是92方砖、7581砖、绿大树、福禄寿禧砖,敬请期待。

《普洱》杂志2018年10月刊《普洱茶茶档案故事——印级茶之后:亲历者实录(一)》已经出刊,敬请阅读!

点击图片了解更多内容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

把时间交给阅读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开启普洱茶的时间胶囊